115文学 历史军事 晚唐浮生

第八十章 分裂

晚唐浮生 孤独麦客 1180 03-21 06:32

李嗣业一番话,震得帐内众人目瞪口呆。

朱瑄霍然起身,手已扶在腰间刀柄之上。

王师克的亲兵见状,纷纷掣出横刀,将朱瑄围了起来。

朱琼也勃然变色,悄悄退往营帐口。

“这是做什么?”王师克反应了过来,立刻起身,推开亲兵,拉住朱瑄的手,道:“朱公还请坐下。”

说罢,又扭头看向李嗣业,斥道:“朱公骁勇善战,与夏贼拼杀到现在,从未气馁,李副使何出此言?”

若不是李嗣业是父亲王敬武及兄长王师范都倚重的心腹,王师克都要怀疑此人通夏了。

“衙内。”李嗣业拱了拱手,面不改色地说道:“朱瑄包藏祸心,欲害我青州武人,便该将他斩了。”

王师克刚把朱瑄按在胡床上坐下,李嗣业这话一出,朱瑄又站起了身,对他怒目而视。

王师克的气力如何比得过朱瑄这等骁将猛人,差点被撞了一个趔趄。

不过他一点也不羞恼,道:“住口!”

李嗣业根本不停,继续说道:“此时便该撤走。衙内带过来一万五千兵马,若丢在此处,齐人无不心痛。而今该做的便是保存实力,撤回去重整防线。朱瑄蛊惑衙内,为其火中取栗,居心不良,故请斩之。”

其实何止一万五千,长清一带还有棣州刺史邵播带来的数千兵,其中两千人是棣州外镇军。李仁欲所率三千骑走了,但拓跋仁福还带着三千骑在长清、平阴一带活动,其实总兵力约有两万上下。

这两万人丢了,后方林林总总加起来,也就三四万能战之军了,宁不心痛?

“住口!”老实人也有脾气,王师克见李嗣业还喋喋不休,怒了,道:“朱公与夏贼不共戴天,所作所为,有目共睹,何疑耶?”

李嗣业闭嘴了,不再说话。

朱瑄冷冷看了李嗣业一眼,抚着刀柄的左手指关节都发白了。如果不是王师克的亲兵拦着,估计他已经上去将其斫成数段。

朱琼一只脚已经到了外面,见状又悄悄走了回来,道:“王衙内不妨给个痛快话,到底是个什么章法?李副使你也别演了,不过就是想溜嘛,何必血口喷人?我也想回去,这仗不该这么打。”

朱瑄闻言暗叹,都不想打,就他想搏一下,奈何奈何。同时也觉得有些悲凉,奋斗了半辈子,就这副下场。直如丧家之犬一般,连朱琼都对他爱理不理了,还有什么意思?

旋又暗暗自责,未到最后一刻,岂能轻易放弃?还有机会,还有机会。实在不行,跑去其他地方,天无绝人之路,万一又东山再起了呢?

“这……”王师克刚刚雄起了一下,这会又纠结无比了。

他害怕兄长失望,认为他无功而返,不堪造就。

王家兄弟数人,谨记父亲临终前的遗愿,住在一起,不得分家,兄友弟恭,互相扶持。就这么回去,实在难以面对兄长。

“衙内不走,我先走了!”朱琼见王师克不语,提高了声音,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