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5文学 其他类型 二嫁东宫

第 4 章 妒妇

二嫁东宫 闫桔 1171 09-30 11:27

第4章

婆子着急道:“薛嬷嬷让兴安坊别院的过来请示娘子,说郎君不在府里,她做不了主。”

芳凌没有说话。

婆子道:“外头的刘婆子说雁娘子肚子疼得厉害,现在胎不稳,需请大夫去瞧瞧。”

芳凌心头不痛快,倒也没有表现出来,只道:“你且稍等,我去同娘子汇报一声。”

崔文熙早就听到外头的窃窃私语,见芳凌进屋来,看向她问:“你们在外头嘀咕什么呢?”

芳凌回道:“方才徐婆子过来,说兴安坊别院的刘婆子来府里通报请大夫过去。”

崔文熙端起茶碗,“怎么?”

芳凌:“刘婆子说那娘子肚子疼得厉害。”

听到这话,崔文熙垂下眼帘,凝视茶碗中的汤色,淡淡道:“去请罢,莫要误了事。”顿了顿,“若有后续也同我说一声,省得郎君回来我不好交代。”

芳凌应声是,便退了下去。

崔文熙默默地抿茶,忽然觉得喉头有些发苦。

她嫌弃地把茶碗搁下,也不知是茶变质了,还是人变质了,总觉得不得劲儿。

兴安坊别院里,附近的大夫过来替雁兰诊脉。

目前她的胎还不到三个月,没坐稳,需要小心谨慎,再加上回京途中颠簸,整个人的状态恹恹的,又孕吐,精神不太好。

大夫仔细问诊后,并未发现大问题。

雁兰还是有些担忧,躺在床榻上,隔着帐幔问:“大夫,我真的无碍吗?”

大夫答道:“娘子脉象平稳,应无大碍。”停顿片刻,“若实在放心不下,老夫可开两贴保胎的药服用。”

随后又说了一些注意事项,侍女小桃一一记下了。

打发刘婆子送走大夫,小桃又支开她去煎药。

整个别院里只有一个婆子和婢女伺候,高墙大院里再也没有其他人存在,空荡荡的,颇显寂寥。

那小桃是庆王从魏州买回来的婢女,专门服侍雁兰,婆子则是从府里暂时调过来的。

小桃把靠枕垫上,雁兰半躺在床榻上,轻轻抚摸肚子。

她的眉眼跟崔文熙颇有几分相似,同样的银盘脸,柳叶眉,杏眼,只不过气质大不相同,缺了大户人家熏陶出来的端方贵气。

不过她身上小猫一样的柔弱是崔文熙没有的。

在魏州的时候她的家境虽然是农户,但也不至于缺衣少食。

庆王待她不薄,离开的时候打发了不少钱银给娘家。

如今跟着他到了这富丽堂皇的京城,待遇跟以往完全不是一个级别,光手腕上的一只玉镯就够全家吃好几年了。

不过这种日子她过得并不舒心。

来的时候她也曾打听过,当时不知庆王的真实身份,只知道他有妻室,哪曾想来了才知道她傍上的男人有多了不得。

从庆王府打发过来伺候的刘婆子也是个人精,想从她身上捞点油水,知道府里主子们的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